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2021-04-16 11:24:52


在讲完毛泽东和鲁迅的关系之后,周作人又对沈鹏年说:“二十八画生到八道湾访鲁迅,钱玄同是知道的。


我们伟大的毛主席一生接触过许多文人,也崇敬过很多文人,不管是古代的王夫之,或是近代的谭嗣同、梁启超、康有为,还是同代的蔡元培、陈独秀杨昌济等,他都不同程度的钦佩过。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过他对鲁迅的钦佩。

那么,毛泽东跟鲁迅到底有没有见过面呢?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在1936年底,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访问毛泽东时,毛泽东曾十分遗憾地说:“ 五四时期在北京,弄新文化的人我见过陈独秀、李大钊、胡适、周作人,就是没有见过鲁迅。

许广平在《鲁迅的回忆录》中提到毛泽东时,也写道:“ 鲁迅生前虽然没有能够和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见面,但是他对毛主席的英明领导,是倾心拥护,诚恳接受的。

鲁迅的孩子周海婴在1975年10月28日给毛泽东的信中,也曾写到:“ 我听母亲和熟悉鲁迅生活的老同志告诉我,父亲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心中总是深深想念您。虽然他终于未能见您一面就去世了,然而我知道她的心是和您想通的。

而除了以上这些“证据”之外, 茅盾 在他的 《我所走过的道路》 中,也曾记载了关于毛泽东和鲁迅的故事。该文中曾写到鲁迅生前问茅盾:“ 朱德、毛泽东你认识吗,我只知道南昌暴动有朱德,其他不是很了解 。”而当茅盾介绍了有关朱德与毛泽东的一些情况后,鲁迅笑道:“ 过去只听说毛泽东是搞农民运动的,想不到还是个学者,而且已有了家眷,不知他多大岁数了?

以上所举的例子,都说明了一个情况, 就是毛泽东并没有见过鲁迅,鲁迅也没有见过毛泽东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可是就在1982年,在鲁迅、许广平、毛泽东、茅盾、周作人、冯雪峰、沈尹默等都已离开人世的情况下,上海出版的《书林》杂志在第一期头条却赫然标出了一篇相当醒目的标题的文章: 《周作人生前回忆录:毛泽东到八道湾会见鲁迅》 ,这篇文章的署名, 叫沈鹏年 ;文章的内容,则是论证了毛泽东其实是见过鲁迅的。

那沈鹏年为什么会写这样一篇文章呢?

据沈鹏年自述,他曾担任过电影《鲁迅传》的资料组长兼顾问团秘书,从1960年到1961年,他曾五上北京,对鲁迅的生平事迹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调查研究,并在沈雁冰的支持下,曾多次访问了周作人。

据沈鹏年说,周作人曾对自己说了这么一番话:

“现在真正了解鲁迅的,是毛主席。对鲁迅思想和业绩作了全面评价、并且评价得最为恰当的,也是毛主席。有人说毛主席不认识鲁迅,鲁迅也不认识毛主席;甚至还有人认为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见过面。这话虽然说的很绝对,不过并不符合事实。早在1917年,鲁迅对‘二十八画生’很关心。后来,鲁迅和毛主席是见过面的。”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另外,沈鹏年还说,为了说明鲁迅和毛泽东会见的来龙去脉,周作人特地从他1948年10月25日在《子曰》丛刊第四辑上发表的《红楼内外》一文谈起。这篇文章中有这么一段话:

《新青年》上写文章的都是教员,积极的取攻势,猛厉无比。《随感录》中又有一件逸事,不知道那一期上登有一则署名为“二十八画生”,这是后来非常有名的人物,姓名暂不发表,只是三个字总算起来是二十八笔,所以用了这别号。

周作人以这段话谈起,对沈鹏年说明了当时的一系列情况。他说因为署名的别致,“二十八画生”颇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其中就包括鲁迅。鲁迅对二十八画生的关心,起因是看了他的文章。那是哪一篇文章呢?周作人说,是 毛泽东在1917年4月1日以“二十八画生”为笔名,发表在《新青年》第三卷第二期上的《体育之研究》一文

也就是说,鲁迅是从《体育之研究》一文开始注意到的毛泽东。

紧接着,周作人又对沈鹏年说:在1917年4月1日之后,他和鲁迅在北平南半截胡同绍兴县馆共寓时,几乎每夜都要和鲁迅长谈,其中一次就谈到了毛泽东。

有一次夜谈,在周作人和鲁迅谈到《新青年》时,鲁迅让周作人给他看一下《新青年》,看一下二十八画生写的文章。于是,周作人便将《新青年》给了鲁迅。据周作人说,当时鲁迅对这个二十八画生很关切,问他是不是北大的学生。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在讲完毛泽东和鲁迅的关系之后,周作人又对沈鹏年说:“ 二十八画生到八道湾访鲁迅,钱玄同是知道的 。”

紧接着,周作人又讲了他们会面的具体时间和具体地点。

周作人说,在1919年12月中旬之时,毛泽东曾率领湖南的“驱逐张敬尧请愿团”到达北京。也是在这个时候,毛泽东经李大钊介绍,几次到北京大学和周作人联系,希望和鲁迅见面。之后,两人便约定了见面时间:1920年4月的7号或8号,地点是在八道湾。

具体情况如何呢?周作人是这么对沈鹏年说的:“ 4月7日下午,教育部本来有例会,鲁迅上午在家等候,访者未来,他匆匆吃了午饭,说是要去教育部印一下卯,回来时,毛泽东已来,于是两人意气相投、一见如故地畅谈了半天。

周作人说完之后,还特意拿出了他从前的《日记》手稿本给沈鹏年看。当翻到“1920年4月7日”这一天时,只见上面记载着: 毛泽东君来访

沈鹏年再查《鲁迅日记》,同一天也记着:“七日晴,午后会议。”虽然日记上未写毛泽东来访,但沈鹏年认为“午后会议”就是周作人所说的教育部例会,所以他是相信周作人的说法的。于是,沈鹏年便带着这个消息,找到了赵雁冰。

当沈鹏年将这么消息告诉赵雁冰后,赵雁冰沉吟了好一会儿后,便对沈鹏年说,搞研究不能搞孤证,既然毛主席和鲁迅见过面,这是客观存在的,不可能只有周作人一个人知道。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于是,沈鹏年为了找到佐证,他找到了中共老党员、原上海市虹口区的副区长张琼。

沈鹏年为什么要找张琼呢?原来,张琼与丈夫贺树的结婚,是杨开慧烈士所介绍的。而且他俩当年结婚的房间,就是借住在毛泽东韶山冲的故居。由于他跟毛泽东很熟,所以张琼是知道毛泽东和鲁迅会面的情况的。

后来,沈鹏年便将他和张琼的有关这方面的谈话,整理成文,并发表在了《团结报》上,题目为:《再谈毛泽东会见鲁迅——记张琼同志的两次谈话》。不过,由于张琼当年已是古稀之年,又重病缠身,所以她在回忆有关毛泽东与鲁迅会面的情景时,难免有些走形,就连沈鹏年自己后来也不得不在文章中加以订正。

有趣的是,当沈鹏年《毛泽东到八道湾会见鲁迅》一文在《书林》杂志上发表之后,同年的3月15日和16日,《书林》杂志社就收到了宋涛和钟向东的两封读者来信,他们都分别进一步证实了毛泽东和鲁迅的会见。于是,在同年第三期的《书林》杂志上,发表了这两封来信。

宋涛在信中说:自己是贺树的学生。又说毛泽东不仅一次见过鲁迅,是三次: 第一次是在1918年的秋天;第二次是在1919年的农历初二,北京大学开游艺大会那天;第三次是在1920年暮春,毛泽东将要离开北京去上海前不久 。并又说明,这些都是老师贺树跟他说的。

而除此之外,宋涛又在信中说: 周作人所谈的“毛泽东到八道湾会见鲁迅”一事,其事乃是贺老师所谈到的“1920年暮春,毛泽东同志第三次会见鲁迅”的那一次

以上,是宋涛在信中所作的关于鲁迅见过毛泽东的论证。而钟向东,也在信中说明了,鲁迅是见过毛泽东的。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钟向东的信,先说明了自己在共青团虹口区工作时,曾与张琼经常接触。而后,钟向东又在信中说:“ 据张琼回忆,贺树曾告诉她毛泽东与鲁迅会面好像不止一次,其中有一次贺树也在场。 ”他在信中并说:“有关毛泽东会见鲁迅的情况,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和注意,当时我就作了原始笔记。”

值得一提的是,在沈鹏年的文章在《书林》发表后不久,就有人加以驳斥,否定了毛泽东曾去八道湾会见鲁迅的事情。先是1982年第四期《晋阳学刊》发表了陈漱渝的文章,题目是《《毛泽东到八道湾会见鲁迅》辟谬》,该文对沈鹏年的文章几乎是逐条辨析与否定。

之后,在同年第四期《上海师范学院学报》上,又发表了唐天然的文章,题目是《《毛泽东到八道湾会见鲁迅》一文及其两封信辩伪》,支持了陈漱渝的看法。

后来,陈漱渝又看到沈鹏年在《团结报》上发表的文章,即《再谈毛泽东会见鲁迅——记张琼同志的两次谈话》,就又撰文发表了在第584号《团结报》上,进一步否定了毛泽东会见鲁迅一说。

沈鹏年在看了陈漱渝的文章后,又在1983年1月到2月期间,带病写了《再谈毛泽东会见鲁迅——记张琼同志的两次谈话》,并发表在了同年第二期的《临沂专学报》上。

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

可奇怪的是,就在沈鹏年和陈漱渝的笔战停火后不久,在1988年3月22日的《报刊文摘》从《图书馆杂志》第二期上,摘出了一篇题为《忆赵丹谈“毛鲁会见”》一文。该文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编剧孙雄飞所写,部分内容为:

毛泽东问赵丹有没有见过鲁迅?赵丹激动中脱口而出,说了“没有见过”。毛泽东说:没有见过不要紧,只要多读鲁迅的著作,读得有深度。又说,影片拍成后先让他看一看。

赵丹记得当毛泽东说到这里时,对鲁迅很有感情,又说:我见过鲁迅,所以对你演鲁迅演得像不像,我有发言权。

赵丹问毛泽东在什么地方见过鲁迅的?毛泽东说他是在北大见过,以后又去鲁迅家登门拜访

......

毫无疑问,该文是说了毛泽东是见过鲁迅的。可是,毛泽东究竟有没有见过鲁迅呢?关于这一问题,从上文也能看出,已经有许多前人有过争辩了,且争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结果。我想,关于这个问题的真相,也早已随时间而去了。

笔者写此文,也只是为了阐述“为什么会说毛泽东见过鲁迅”这一说法的前因后果,不敢妄下定论,各位也就见仁见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