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婆家”“娘家”都不待见,海外华人的辛酸谁能懂!

2021-04-16 11:33:02


”我针鋒相对“如果你们怀疑,可以马上拦截行李开箱检查,这是你们的权利,不过请注意时间,如果我因此误了班机,你们又查不出什么,你们也有义务赔偿我的损失”他们对视一眼“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可以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为什么被查


武汉发现的新冠肺炎让旅居海外的华人又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在海外这个“婆家”成了“病毒制造者”,而中国这个“娘家”又是铺天盖地的“千里投毒”的言论让人望而却步,不敢回国。无奈之下,我又想起了多年前那次让我异常愤怒的回国经历。

千禧年,我兴奋地回国了。先给我来了一记重锤的是米兰马尓奔萨机场。候机室里税警把在座的中国人都“请”走了,第一次回国的我莫名其妙,惴惴不安,以为证件出了什么问题。我被单独带进一个暗沉沉的小房间,审问我的是一男一女两个税警,大家可以脑补电视剧里审犯人的情节。

“带了多少现金”开门见山。

原来问这个,我松了口气,把钱包拿出来放在桌上。“只有这么点”他们一脸狐疑,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随即让我把随身的拉杆箱打开,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抖了一遍,连内衣的边缘也仔仔细细捏了一遍,然后把空箱子里里外外摸着,应该在找是否有夹层。接下来女税警让我脱鞋子查鞋子,脱外套摸外套,一无所获后,他们抬头用机关枪般的眼神扫着我,我毫不躲闪,也盯着女税警问“要继续脱吗?请考虑清楚”

男税警摆了摆手“不用了,不过,你带这么点钱,在中国够用吗?你应该还有现金藏在托运的行李箱里吧?”

我针鋒相对“如果你们怀疑,可以马上拦截行李开箱检查,这是你们的权利,不过请注意时间,如果我因此误了班机,你们又查不出什么,你们也有义务赔偿我的损失”

他们对视一眼“好了,你可以走了”

我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可以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为什么被查的都是中国人”

男税警的回答让我如哽在喉,消化不了:“因为你们中国人无视规章制度,知法犯法,在我们这里,被查到私自携带大量现金的差不多都是中国人”

接下来的旅程男税警的话一直回响在耳边,我觉得受了歧视,又无从发泄,邻座一个因公出国的老大哥见我闷闷不乐,关心地问我是否不舒服,见我摇头否认,就和我聊了起来,于是我知道了北京机场的一个“秘密”,这犹如另一记重锤敲下,让我因离中国越来越近而灿烂起来的心又沉了下去。

穿过长长的通道,进了机场,果然有个穿制服的员工在嚷嚷着“因私护照的在这边等” 老大哥朝我挥了挥手,走了,黄头发蓝眼晴的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和我一样在意大利工作的人,我们必须在几小时后转机到温州。

集合完毕,他把我们带到一个用机场特有的绳子拉起的关口,另有一个制服员工己站在关口处等待,然后收护照,放人过关口,带队的人把交完护照的队伍又带进对面的房间,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关口那个穿制服的问我“你是这班飞机的乘客吗?”

我乖乖的回答“是”

他:“你的护照呢?”

我:“在我同伴那里,不知道去哪了?我在等他”

他:“哦,那等下”

我:“带我们到这里来是要抽血检查吗?我可以问下检查的原因和检查的具体项目吗?”

他:“这是制度!”

我:“哦,为什么这个制度只针对中国人呢?飞机上那么多老外呢?我们从同一地点同一架飞机上来的,为什么被区别对待?”

他:“他们应该在另一地方接受检查。”

我:“我在飞机上问过邻近的意大利人,他们来来回回,从沒被要求过。”

没有回答,沉默。

最后他拉开绳子,撤掉关口,也没理我,走了,走了⋯

我慢慢地走过去,没人拦我。

那个房间的进口已没人,出口有人站着,手臂上绑着纱布,然后被叫着名字去交钱,取护照,写下国内的地址,说是过几天会把检查结果寄过来。

哈,只是从来没有人收到过这份所谓的检查单,温州的飞机上大家言词犀利的评论着北京机场的名为检查实为创收的壮举!

我望着舱外的云朵,莫名的凄凉。北京机场对同胞的另眼相待比米兰机场的歧视更加让人寒心,北京,我的祖国的首都,你就是用这种方式欢迎我们这些海外游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