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荒野的宁静与绚烂

2021-04-16 12:01:01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导演李晓谈道,“同时,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人,更不是哲学家是艺术家,面对的都是一些不会说话的,默默无声的蚂蚁和植物,所以为了更好带领观众进入,我们进行了拟人化和情感化,特别在他们那里面,在‘荒野向导’的眼中,所有的动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4月12日,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传司、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青海省广播电视局联合主办的“纪录片《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纪录片《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共三集,每集50分钟。第一集是《草·海》,将镜头聚焦黄河源和祁连山的国家公园和青海湖的鸟岛,讲这个地方的生态修复;第二集是《冰·河》,呈现了高海拔的生态样貌;第三集为《峡·谷》,一些长期居住在这里的人讲述了自己怎样感悟自然和保护自然。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荒野的宁静与绚烂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海报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指导,在青海省广播电视局积极策划牵头组织实施下,与上海广播电视台共同制作的大型生态文明纪录片,展示了青海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构筑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的实践。

你走进国家公园,唤起的将不再是某种教化的环保激情

三江源看上去好像是人迹罕至的极地高原,但很多纪录片都已经呈现过这里的风物,《家在三江源》《家在黄河源》《家在长江边》,包括《三江之源——澜沧江》等等。

“我把国内拍摄三江源的纪录片基本全查看了一遍,我觉得有一点没有拍到,就是讲人与自然的关系。所以《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这个影片严格意义上讲的就是土地的故事,而且是特定区域的植物动物和人的关系,以及与大地沟通时所产生的心灵感应,我们挑选了五个在这个地方工作学习生活,包括搞科研,研习大自然的人。他们是‘荒野的向导’,因为他们长年累月在这里工作、生活、研习、科考,熟悉这个特定地域的生态环境,植物动物,所以他们更多把这些他们熟悉的东西,向我们做介绍。”《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主创代表、总导演李晓谈道。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荒野的宁静与绚烂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总导演李晓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每一集组织四到五个不同角色的人物,讲述各自对自然的感受和体验,第一集中,追逐野生动物25年,曾经200多次去青海湖,而且有几十次到了三江源和可可西里无人区的摄影家葛玉修讲述人类和鸟群的关系,葛玉修在纪录片中说:拍照已经不重要了,到这个地方就看鸟给你跳舞,听鸟给你唱歌,这就是一种何等的享受。还有上过大学的顾达,选择回到草原当牧民,他在草原上支起了一个简单的篮球架跟孩子们一块玩,享受牦牛和鼠兔在看人类打篮球这种有趣的时光。

第三集中,漂流爱好者则说:“其实漂流不是只有人才会的事情,种子、动物只要需要,河流就会送它一程……野外的河流一到夏天脾气就上来了,只有河流说了算,它加速你就得加速,它转弯你就转弯,我的办法是相信河流,把自己交给它,变成它的一部分,你不是在漂流,你就是河流”。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荒野的宁静与绚烂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剧照

“还有藏医阿杰采草药时说:‘植物在哪里生根就一辈子在哪里生活,它不能跑也不能叫,所以有些植物就只能用毒性来保护自己。’所以你看看他在为有毒植物辩护的时候也是这样设身处地,充满着柔情。纪录片里刘云迪说了一句话非常意思,他说‘有一天你走进国家公园唤起的不再是某种教化的环保激情’。我们现在说我们应该要保护环境之类的口号就是一种教化,但是你在这个地方以后你内心中对美的那种推崇,是被激发出来的,是想与家人分享的荒野的宁静和快乐。”《光明日报》文艺部执行主任邓凯谈道。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文联原副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仲呈祥认为,三集的纪录片中在层层深化,第一集中最灵魂性的一句话,我们拍摄的是“我们的国家公园”,有一种中国的独特性,同时也有一种自豪的意味;第二集更深化,认为留住自然更取决于人与自然的联系,这是打开这个纪录片的一把钥匙;第三集更加深化了,谈道要让“千姿百态的生命让荒原变得灵动多彩”,也让“国家公园成为一个很好的平台”、一个让人思考的平台。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荒野的宁静与绚烂

《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剧照

碎片化的拼贴与叙事流动

“在具体的拍摄的叙事模式上我们采用轻叙事,淡化情节,通过风景、声景、自然环境的精神境界,唤起人们与生态环境和谐共处的意识。”《青海·我们的国家公园》导演李晓谈道,“同时,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人,更不是哲学家是艺术家,面对的都是一些不会说话的,默默无声的蚂蚁和植物,所以为了更好带领观众进入,我们进行了拟人化和情感化,特别在他们那里面,在‘荒野向导’的眼中,所有的动物植物得是有情感的。还有人物多线穿插,我们确定每一集有一个定位镜头和定位人物,人物就是原住民,还有三四条不同的职业身份的人的故事,他们进行差异化的叙事,进行穿插。这次我们采用了碎片化的拼贴,通过这样信息不断地快速叠加替换,形成一个叙事动力往前走,就像新闻联播一样,不是靠故事情节来推动,而是叙事流来推动。”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梁君健也谈道:“这部纪录片有两个很重要的价值令人印象深刻。首先从这部纪录片中我们透过国家森林公园这一概念重新认识了青海,也给青海树立了一个具有标志性的区域文化的传播框架,这是区域形象传播和地方文化建设的一个很好案例。我们很期待看到这个系列继续走入其他省份,用生态文明主题和自然题材纪录片更多地挖掘当地中国的多样故事,也更好地在全国和世界范围内推介与传播中国境内的地域文化。其次,影片通过一个个小故事,展示出人与自然之间的丰富关系,自然界不仅仅是自然的提供方,而且也是人类心灵的栖息地,是美好情感的启发者,也是万物的生存智慧的体现。”

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传司司长马黎介绍,“第一批国家公园一共十个试点,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题材,后续我们准备持续拍摄下去,第二个武夷山的拍摄的制作也提上日程,接下来包括海南的热带雨林、神农架等等这一系列,这个选题我们想用几年的时间努力做下来,所以我们希望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和相关部门和各位专家给予支持。另一方面,我们将充分发挥规划的作用,我们准备除了国家公园以外,还做世界文化遗产中的中国这个选题,最近已经推出了《万里走单骑——世界遗产里的中国》的综艺片,这第一季的综艺片就有12个中国世界遗产,我们也想变成一个一个系列纪录片,类似的选题还是非常多的”,“今年是中国考古学诞生一百年,围绕着中华文明的探源、考古中国、文化自然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以及长城、长征、大运河、黄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等等这些工程,都需要纪录人的眼光跟进和推出一些相应的作品。”

责任编辑:程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