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跑步买基”的年轻人,现在想回归理性

2021-04-16 12:18:22


没有专业人员指导,陈露在社交媒体关注了很多基金博主,每天去豆瓣各个理财小组中看帖、提问。


某种程度上,买基金成为年轻人的一张时髦的社交名片。

“跑步买基”的年轻人,现在想回归理性


“又亏了两千。”


“跌妈不认,是指当代买基金的年轻人的现状——跌到妈都不认识。”


“重仓白酒后,这几个月我打算吃土。”


春节过后,随着基金市场持续低迷,年轻“基民”在社交网络上无奈自嘲、抱怨。在豆瓣“用利息生活|投资理财”小组,52万组员显然没有了当初“跑步买基”入场时的兴奋。小组首页每天更新的帖子寥寥,很多人的关注焦点在于“什么时候是跑路的好时机”。


在这波基金热潮下,最引人关注的当属年轻人对购买基金的狂热。他们在支付宝基金讨论区相亲、将基金经理饭圈化,在市场遇冷后又自嘲自己是十足的“韭零后”。


Mob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新增基民年轻化趋势明显,18-34岁群体占比达到60%。在年轻人成为新基民主力的同时,基金也成为了年轻人首选的投资方式,由陆金所和脉脉联合发布的《2020职场人年终奖真相调研》中提到,“95后”投资者中,有62%的人将钱投在了基金中。


跑赢通胀就好


2019年下半年,25岁的陈露第一次接触了基金。


那时候,她刚毕业一年,手里积攒了些闲钱,开始按照微博、小红书、豆瓣等社交平台理财博主所说,将存款再投资,期待能实现盈利。陈露从小就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一路顺利升上名校,找到了还不错的工作。学生时代,父母从没让陈露缺衣少穿,但手里的生活费仅够日常开销,想去看一场演唱会都需要再向父母开口要钱。


这种对财务没有任何支配权的生活深深影响了陈露。在她看来,理财正成为都市年轻白领的标配。在理财博主传递的理念中,理财习惯带有“经济独立”“自主”“现代生活方式”等标签,这对崇尚独立的年轻人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更为现实的因素在于,一线城市房价高企、生活成本极高,年轻人购买房屋等不动产的难度极高。一方面,年轻人们普遍对财务状况感到焦虑,希望能够实现资产保值;另一方面,资本市场造就的投资神话对年轻人们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陈露身边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朋友的同事以一万元的本金炒股,最后赚到了一千万;一位朋友每月靠基金盈利赚得上万块,完全不需要额外工作。


“先跑赢通胀,再琢磨资产翻番。” 陈露说。这也是很多年轻投资者共同的想法。在豆瓣小组“用利息生活|投资理财”中,小组简介强调要将工资存起来,“让自己的本金越来越多”。通过投资理财,让自己的资产增值,“一同迈向财务自由”。


由于缺少金融常识,陈露决定先尝试购买两万元的银行理财产品。但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并不符合她的预期且周期偏长,这时候支付宝推送的基金产品吸引了她的注意。相对于股票开户、购买额的限制,基金10元即可起投,一些购买平台还会推出手续费优惠,对于理财新手来说十分具有吸引力。


陈露的投资思路几乎完全来自于她的直觉。一开始,她策略是“盲买”,挑合眼缘的基金经理和投资板块。很快,她决定买一只消费领域的新发基金。在投资老手看来,由于新发基金需要几个月的封闭运作期,购买新发基金极容易错过好的市场行情。但陈露有自己的想法,“对于新发基金,基金经理再怎么操作应该也不会低于发行价。”


陈露给自己的心理预期是:不亏钱就好,收益比银行利息高就算“血赚”。“还是那句话,跑赢通胀就好,每天能赚杯咖啡钱就心满意足了。”


“跑步买基”的年轻人,现在想回归理性


“韭菜”的疯狂


入市不久便撞上了新冠疫情。2020年前四个月市场低迷,陈露购买的新发基金正好处在封闭运作期,跌幅并不明显,陈露将这笔钱看作储蓄,开启一周400元的定投计划,十天半个月才查询一次收益。


2020年6月,基金大涨。陈露看着每天的收益从一杯咖啡钱变成了一两百元,她开始心动,打算进场补仓,再多买几只基金。没有专业人员指导,陈露在社交媒体关注了很多基金博主,每天去豆瓣各个理财小组中看帖、提问。在网友的带动下,入手了军工、传媒、新能源、白酒等多个板块的基金。


这时,陈露开始有了期待,希望利润的雪球可以越滚越大,让她在北京的生活少一点压力。她给几只重点基金设置了定投计划,渐渐把银行卡中大部分活期储蓄投进了基金,理财产品到期后她也没有选择继续购买,而是同样把钱转移到基金里。


“不要追涨杀跌”“大跌补仓”“坚持定投摊平购买成本”,这些是陈露通过刷经验贴学到的一些投资规则,即使2020年9月、10月基金经历了一波回调,陈露的一些基金开始亏损,但她依然坚持不抛出。2020年底,基金市场行情暴涨,陈露看着账户中常常一天收益接近2000元,心里乐开了花。“当时觉得自己特别沉得住气,基金确实应该长期持有。”


陈露记得,最疯狂时她无心工作,每天一开盘就打开大盘看涨跌走势,自己的心情完全由大盘“红绿”决定。看到新能源、白酒成为2020年涨势最好的板块,她开始蠢蠢欲动,想找时机加仓。每当基金登上微博热搜,她都要暗暗担心第二天是否会暴跌。


实际上,疯狂的基金正吸引着越来越多抗风险能力低下的人群入场。


王宇是东部一所985高校的大四学生。2020年下半年,随着基金行情一路飘红,她将手中积攒的6000元实习工资投到基金中去。已经工作并购买基金一年多的男友成为她的意见领袖,定期给王宇推荐优质基金,在大跌日告诉她需要补仓,并在合适的时机告诉她需要卖出。“完全都是短线操作,我只需要动手操作买入、卖出。”


在行情最好的12月,王宇在男友的指挥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获利1000元,随后便收手不再入场。


但大多数投资者不像王宇一样能够理智退出。27岁的刘瑾看到火爆的行情后决意入场。他形容自己“被利字冲昏了头”,拿出自己10万元积蓄,并用支付宝借呗套现4万元入场。和陈露类似,由于之前并没有操作基金股票的经验,他关注了一众理财博主,开始跟随他们的操作。


刘瑾固执地相信白酒和新能源板块能够持续坚挺,但他入市的时机已经是市场高点,随着春节后基金持续下跌,刘瑾无奈只能及时止损。“没想到真的成了‘韭零后’,基本上是我的全部家当了,先止损,以后找机会再入场。”


“跑步买基”的年轻人,现在想回归理性


参与过,疯狂过,然后回归理性


在这次大跌开始的几天,小秋已经把自己所有的基金清仓。小秋是一名前财经记者,她在2017年开始购买基金,中间多次卖出,也投资过黄金等商品。由于股票入场成本过高,她选择了门槛较低的基金,购买了几只股票型基金来熟悉市场操作。在她看来,购买基金是为了有一种理财的参与感,并非完全为了赚钱。


“ 身边的人都在买,在讨论,你很难不参与其中。” 刘瑾认为,某种程度上,买基金成为年轻人的一张时髦的社交名片。在基金最火热的时候,年轻人们在支付宝基金讨论区相亲、抖机灵,为基金经理打投、建立粉丝后援会。


刘瑾分析了自己之前的投资行为,认为自己太容易被“牵着鼻子走”。往往看到财经博主推荐基金自己就想上手买,完全没有分析过基金往年的业绩走势和板块的发展潜力。因此总是买在高位,大跌卖出,成了被收割的“韭菜”。刘瑾计划前半年不再入场,先报理财课学习理财知识,学习看“阴阳线”等财经知识,下半年再入场学习。“投资总要交学费的,还好能够及时回归理性。”


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一位相熟的从事金融行业的朋友曾劝告陈露警惕节后回调,劝她卖掉大部分基金。但陈露对市场很乐观,认为回调程度不会很大,基金市场长期看涨。但现实是,大跌半个月,陈露过去一年的基金收益几乎跌完。


她仔细反思了自己的投资行为,得出结论——“太贪了”。春节前,她的一只基金收益率已经达到45%。她曾经计划收益率达到35%后立刻卖出,但是在持续性的大额收益面前,陈露的胃口越来越大,“甚至想过有没有可能达到收益翻倍”。


万得金融数据显示,2019年偏股基金收益率中位数达到35%,2020年,主动管理的权益类基金算术平均收益率为48%,其中更有55只基金收益率超过100%。


在市场最疯狂的两个月时间里,陈露每天泡在财经博主的评论区和豆瓣小组,物色下一年度有潜力成为收益率超过100%的基金。但越买越多,基金涵盖了多个板块,有朋友打趣她自选了一个“沪深300”。而自己的想法也越来越容易被外界信息干扰,投资方案飘忽不定,“看到跌了就非常紧张想卖掉”。陈露计划重新分配理财比重,用大部分钱活期储蓄、购买理财产品,留20%投资基金股票。


去年的基金的一地鸡毛,让陈露开始思考,理财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说到底理财应该回归理性,提高生活幸福感,而不是玩心跳、投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露、王宇、小秋、刘瑾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