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漂亮的盒子和优雅的软件,“设计驱动”如何驱动vivo

2021-04-16 12:24:21


制造没有问题,硬件创新随心所欲,下一步,就是理解用户需求,去做一台结合软件、硬件、服务一体化的“新手机”,那个时候,可能OS也不是问题。


中国大厂的硬件创新随心所欲,下一步,就是如何整合服务和软件,桥梁是OS

文/行早

vivo为什么会在2020年推Origin OS?各种故事与传闻很多。一句话,软件是硬件设备和用户,以及共生的世界之间的桥梁。

可能只有库克所说的智能汽车,更接近智能汽车的本相。在这次的Sway访谈之前,其实库克用一串的否定,来解释为什么苹果现在还没有造汽车?苹果是一家软件、服务、硬件一体化的公司。

这意味着什么?苹果不是一家汽车公司,不会成为一家汽车公司,哪怕是电动汽车公司。苹果将来肯定会是一家智慧汽车服务的公司,会有电动汽车,会集成电动汽车的所有服务,还要有出行,以及行进中的其他服务。

漂亮的盒子和优雅的软件,“设计驱动”如何驱动vivo

这个概念乔布斯生前多次讲过。最后一次,也是最全面的一次,是在与莫博士、盖茨畅谈软件行业的那次D5峰会上。他第一次清楚地说了他自己对苹果公司的定位:苹果其实是一家软件公司,不是电脑公司,不是随身播放器公司,也不是一家手机公司……

“那些所有的硬件,只是一些漂亮的盒子。只是因为我们的软件过于优雅,以至于我们不得不自己,制造一些漂亮的盒子,来存放他们。”

之前在MIT和斯坦福,乔布斯提到过这样的观点,只是没有这样直接了当地分主次,先后。或许是当时的硬件规模还没有到?

乔布斯比较幸运,也比较牛气在于,他本人和他自己的公司,每次都是行业和技术的发明人,所以开始就可以架构这些发展路径。但是,中国公司没有这样的幸运。

中国公司的路径是从制造开始的,造什么?以及如何造?都来自于模仿。比如,当年人见人爱的松下、索尼,后来的三星。这不是什么需要忌讳的事情。

vivo的创始人在开始手机行业之前,是做电话机的。在开始整个进程的路径过程中,vivo的第一个模版是诺基亚,诺基亚的方法论和供应链体系,支撑vivo区别于其他的中国同行,过了制造关。

难点无他。用诺基亚的供应链,造类似于诺基亚的产品,对vivo来说,诺基亚就是手机。在这个背景下,vivo创造过全球最薄的手机记录,证明中国公司的制造没有问题,中国公司的供应链没有问题。

此后10年,vivo的标杆就是iPhone,就是苹果。但是,苹果不是一个制造业的问题。苹果是生态,苹果是用户,苹果是软件,苹果是服务。

1992年,乔布斯说他希望Next电脑的销售人员,90%的精力应该是在销售Next的软件,10%的精力用去销售硬件。这句话可以用在iPhone上?

注意到一个很小的细节,iPhone的众多广告当中,确实大部分是在讲述他的应用软件,比如音乐、吉他,还有Final Cut这种人人都似乎要必备的视频剪辑的工具。

中国的手机大厂,还是要继续卖弄那点摄像头和屏幕吗?纯粹从硬件创新的逻辑看,中国大厂比iPhone不差了,第一个用人脸识别解锁的手机,是中国大厂的某个手机产品,虽然开始规模没有多少。

vivo学习iPhone硬件创新的打法。持续去做硬件方面创新,屏幕指纹、升降摄像头、双屏以及后来的云台,都几乎成了行业硬件创新的模版。制造已经不是问题,硬件创新也是绩优生了。

下一步做什么?之前vivo创始人沈炜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AI。现实服务在被移动程序充分编码,软件化之后,可以十分彻底地结构、解构用户的生活。用户使用手机设备,就是为了更方便的互联生活。

设备,早就不是一个制造问题,硬件创新问题,而是服务、软件问题。vivo和其他中国大厂,几乎同时进入到软件和OS的领域,绝对不是偶然,不是做戏。

制造没有问题,硬件创新随心所欲,下一步,就是理解用户需求,去做一台结合软件、硬件、服务一体化的“新手机”,那个时候,可能OS也不是问题。

像当初iPhone第一次用来展示纽约时报和FT的APP阅读一样,服务内容没有变,只是因为形式变了,服务体验也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