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乡土散文:大布的嫁妆

2021-04-16 12:33:01


这一床床经纬鲜明、颜色饱满、花样不一、手感细腻的大布嫁妆我至今都舍不得用,一直珍藏在衣柜里。



乡土散文:大布的嫁妆

庚子年的寒冬,天气阴沉干冷。在这个特殊的冬季,添衣保暖,防范感冒,显得格外的重要。当我打开衣柜上层找棉衣时,落入眼帘的是那一捆捆折叠整齐、颜色鲜艳的手工大布,那是母亲亲手为我准备的嫁妆。 我轻轻地抚摸着那一床床漂亮的大布床单被套时,心中泛起温暖的涟漪,还有许多美好的回忆。

从我记事起,家里每年都种有一块棉田。 秋天,棉桃在艳阳高照下次第笑开了嘴,吐出一朵朵雪白的棉花。远看星星点点,密密麻麻。近看洁白无瑕,摸上去软绵绵的。捡棉花时只要轻轻地一抽,它们便会整团整团地跳出来,像一个个活泼可爱的绒娃娃,常常令我爱不释手 。

母亲把我们摘回的棉花仔细清理干净,晒干后就挑到别的镇上轧棉花。由于路途遥远 ,母亲必须大清早去排队,轧完棉花就能早点回家。她将弹好的棉花搁在光滑的门板上搓成粗细均匀的棉条。在纺线车上就着昏暗的灯光纺成细细的线子。她把纺好的线子挽成线稿,送去离家很远的染坊染成自己想要的颜色。回家后将染色的线子再用米浆浆纱 、漂洗、倒筒。再挑一个晴朗的天气,她将织布机搬到宽阔的稻场上牵布。每每这时左邻右舍的婶婶和伯母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来帮忙,大家有说有笑地梳理着棉线,牵经、穿棕、穿扣……由一位有经验的伯母镇坐在织布机头上,将大家梳理好的经线卷好,最后抬进堂屋里的织布机上。母亲就开始利用空闲时间织布。

乡土散文:大布的嫁妆

晚饭后或是下雨天,母亲先洗净双手,坐上织布机,手拿木梭,眼盯机头,随着双脚有节奏地上下踩点。木梭在母亲的手里快速地来回穿梭在纱锭之间,像是一个可爱的小精灵愉悦地上下翻飞。她灵巧的双手在织布机上娴熟地左右飞舞,像是钢琴家在琴键上弹奏一首悦耳动听的乐曲。她将平淡而又清苦的岁月连同无言的爱织进千丝万缕的经纬中,变成一匹匹颜色鲜艳柔软舒适、经久耐磨的粗布里。任岁月如梭,斗转星移,大布丝丝入扣的温暖,呵护着我们姐弟的身心。

母亲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用她那双因繁重的农活而变得粗糙的双手,趁着她耳聪目明、手脚麻利时为我们姐妹织出了不一样的嫁妆。而她却在青丝变白发中赶赴逐渐衰老且依然无怨无悔地执着,躬身似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的身影在光阴的隧道里挥洒着青春和汗水。

这一床床经纬鲜明、颜色饱满、花样不一、手感细腻的大布嫁妆我至今都舍不得用,一直珍藏在衣柜里。珍藏着母亲曾经辛苦而又青葱的岁月,还有那如水般温柔体贴入微的母爱。

乡土散文:大布的嫁妆

母亲那一代人的纯手工织布已成为红安县特产,中国国家地理标志性产品。2010年被入选“湖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还在上海世博会中亮相。我想这既是对红安手工织造和民间工艺的保护、传承和推广,也是对母亲那一代妇女手工织布的辛苦和技艺的最好肯定和嘉奖!


审阅:赵成

简评:文章以大布的嫁妆为切入点,叙写了母亲摘棉、纺线、织布的过程,含有温度的千丝万缕的经纬线中无浸透着母亲的爱。

终审:严景新


作者:车昕林

编辑:卜一


本头条每日刊发作品优选纸刊《中国乡村》杂志,凡上刊者免费包邮赠送样刊

投稿必须原创首发,投稿邮箱:zxmtth@126.com

声明: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