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2021-04-16 12:47:51


当周恩来听到毛泽东诗词中“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时,嘴角抽了抽,绽出几丝笑纹。


1975年9月下旬,周恩来总理的病情急转直下,在癌症的折磨下,原本130斤的体重已经降到了几十斤,连散步四分钟的力气都没有了。9月20日,医生们不得不对总理进行一次手术,在这次手术中,发现他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无法医治。邓小平同志当即指示医疗组:减少痛苦,延长生命。

周恩来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其实很清楚,在1975年7月份的时候,朱德准备去北戴河休养时,他就让卫士高振普打电话:请朱老总在去北戴河之前先来见见。而在那之前,朱德曾想去看周恩来,但总理不忍心让年近九旬的朱老总看到他在病榻上的样子。 得知朱老总要去北戴河休养两个月,他担心到时候自己的身体会更糟糕,于是热情地向朱德发出了邀请

朱德走进总理在医院的会客厅,周恩来已经换下了病号服,强挺着精神迎接朱老总。 两位有着半个多世纪情谊的老战友紧紧握住彼此的手,这天,朱德同周恩来交谈了20多分钟。 周恩来知道患有糖尿病的朱德有按时吃饭的习惯,为了不耽误朱德吃饭,两位老人依依不舍地握手告别。警卫员搀扶朱德上车后,周恩来一直目送汽车远去。朱德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竟是他同总理之间的最后相见。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周恩来和朱德

跟朱老总见面不过两个月,周恩来在经历这次手术后,就再也没能够起来。但即便是躺在病榻上,总理仍然十分关心形势的发展,为了国家和人民,他决意要顽强地活下去,哪怕多活一天也是好的。为此,周恩来以极大的毅力坚持跟病魔斗争。

每次病痛来袭难以忍受时,周恩来都紧紧握住医务人员的手,一声不吭,任由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下。 护士对他说:“你叫叫没关系的,如果你疼,你就叫,没关系的。” 可他却摇摇头,坚持忍着不喊不叫。但其实,总理每咽一口饭,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他跟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给自己鼓劲,争取能多吃几口。

有一次,周恩来身边的卫士跟邓大姐商量,给总理定做了一份红烧鱼翅,由护士许奉生喂着吃。第一勺,总理点头表示可以吃,于是许奉生开始一勺饭一勺鱼翅交替地喂。毕竟总理卧床多日,他吞咽很费力,头上冒出了汗珠。总理说:“小高喂我吃。”于是改为让卫士高振普把米饭和鱼翅混合在一起,这样吃味道会好一些。 总理边吃,边数着数,一共八口饭。这八口饭,总理竟足足吃了半个小时。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一个月后,处于病危状态的周恩来不得不再次接受手术,这是他生病以来的第五次大手术了。进入手术室前,周恩来示意让推车停下来,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问,“小平同志来了吗?”在一旁等着的邓小平马上跨步上前,凑到总理身边。周恩来用尽力气,紧紧握住邓小平早已伸过来的双手,用尽可能洪亮的声音说道, “小平同志,你这一年干得很好,比我强得多。”

说这话的时候,周恩来努力克服虚弱,提高嗓门,为的是要让在场的人都听见。总理清楚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他要用最后的力量来支持小平同志的工作。 有人说,那是周总理生命最后的一个吼声。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周恩来和邓小平

从手术室出来后养了几日,周恩来精神稍稍好了一些,邓颖超大姐每天都来医院看望,他看着已年过七旬的邓大姐每天独自在病房里走来走去,心里很是不忍。11月初的一天,周恩来让人给秘书赵炜打电话,嘱咐她以后陪着邓大姐去医院。可邓大姐不愿麻烦别人,依然每天独自往返医院。后来,周总理又打电话嘱咐了赵炜一次。

当赵炜陪着邓大姐到医院时,在医院门口,邓大姐再三叮嘱,一会见了总理千万别哭出来。当时赵炜已经一个月没见周恩来了,邓大姐估计她见到病情急剧恶化的总理,心里不免会难过。走进总理的病房, 周恩来从被子里伸出手,握住赵炜的手说,“赵炜,你要照顾好大姐啊!”

听了周恩来的话,赵炜实在控制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总理病成这个样子,心里惦念着的还是别人,惦念着邓大姐。邓颖超见到赵炜的样子,赶紧拽了拽赵炜的衣襟,赵炜努力控制不哭出声来,跑到走廊上才痛哭起来。邓大姐又何尝不是忍受着痛苦,心里还惦念着总理呢?

其实直到周恩来病重住进医院,邓颖超才有机会跟总理每天在一起。 在那些日子里,周恩来每天忙于工作,邓颖超能为他分担的事有限,尽管特别心焦,也只能通过写信、请卫士递纸条等方式不断提醒总理要注意身体,提醒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尽量让周恩来按时吃一口热饭,尽可能的抽出一点时间休息。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周恩来与邓颖超

自从周恩来住院后,邓颖超每天都去医院陪护,给周恩来读文件、读报纸。她有过这样两段内心独白:“从感情上来说,我个人是非常难过的,但我是个党员,要执行党交给我的任务。”邓颖超陪伴周恩来走完了生命最后的旅程。

到了12月中旬,周恩来已经完全不能下咽了,完全要靠输液维90持生命,癌细胞已经完全扩散,剧烈的疼痛常常使他晕了过去。 有一次,他实在忍受不了剜心般的疼痛,将张佐良大夫叫到身边,痛苦地说:“张大夫,我实在忍不住疼了,想哼哼,行不行?”张佐良赶紧说:“总理,总理,你疼就喊……没关系……怎么样疼得好一些,就怎么样!总理,你别……别再拘束……自己了。”

在生病的日子里,周恩来总理依然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大概是作为一个外交家的习惯吧,抑或是他追求完美的性格使然,想保留住他在人们心中的“完美”形象。只是,这样的总理实在让人心疼。张大夫已经难忍泪水从眼眶中夺眶而出,赶紧转过身去,以免悲伤的情绪影响到总理。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周恩来病中仍坚持接见外宾

北京饭店的理发师朱殿华师傅,20多年来一直负责给周恩来理发,可他好久都没有得到总理的消息了,接连多次捎信到医院,请求给总理理个发刮个胡子,一直都没有收到回信。并不是周恩来没有收到朱师傅的信,他只是不想让朱师傅看到他病重的模样,他对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老朱给我理了20多年发,看到我病成这样子,他会难受的,还是不要让他来吧,谢谢他了。”

在周恩来重病的日子里,他仍然十分关心中央的工作,中央的几位领导也非常关心总理的健康,在之前两次手术中,邓小平跟李先念等人都守候在手术室外。叶剑英元帅则是从总理发现癌细胞后,就一直关注着治疗情况。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要想一切办法,能延长一天就延长一天,哪怕是多延长一小时一分钟,只要可能,就要尽到医疗方面的最大努力和责任!”

特别是在周恩来卧床不起后,叶帅几乎是天天都去医院,每天都有汇报不完的问题,总理只要还能说话,就会跟叶帅一直谈下去,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让总理放心不下了。但随着周恩来病情越来越恶化,谈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交谈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到最后,周恩来就只能勉强打个招呼了,即便如此,叶剑英还是每天必到。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周恩来和叶剑英

来医院最多的除了叶剑英外,就是邓小平了,即便工作再忙,小平同志总是会抽时间到医院看望总理。很多时候是因为工作需要,他刚刚在国务院负责不久,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找总理商量。但同时,他跟总理的感情也很深,只要听到周恩来情况不好的消息,就会放下手里工作,赶到医院看望。

1975年12月20日凌晨,周恩来从昏迷中醒来,感到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有件关于国家机密的大事,是应该要交待了。 于是,周恩来让秘书立即给负责对台事务的罗青长打电话,请他尽快到医院来见面。

吩咐完秘书后,周恩来又陷入昏迷,中途几次醒来都问,“罗青长同志来了吗?”陪在总理身边的人看到这种情况都心疼不已,他们更愿意总理能多抽出点时间休息,不愿意再让他被工作牵累。可是,大家也都知道总理可能时日无多了,他想见什么人,还是尽量让他见吧。

早上7点30分,罗青长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医院 ,周恩来体温高达三十八度七,但他仍在病榻上,吊着输液瓶跟罗青长谈对台工作问题,询问了台湾近况跟在台老朋友的情况。 为了不让罗青长看到自己的病重而感到难过,周恩来强打着精神,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青长同志,没想到我一病,病成这个样子,今天还能见到你。”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罗青长

听到这儿,罗青长再也忍不住了,顿时热泪盈眶,说话的声音也哽咽了。但他想到邓大姐在他进来前曾经嘱咐过,一定要坚强,于是强忍住悲伤,仍然听总理交待关于台湾工作的问题。谈着谈着,周总理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眼睛渐渐合上,大家劝他休息一会,但他摇了摇头,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谈下去。

这样的顽强仅仅坚持了片刻,周恩来难忍病痛的折磨,歉意地对罗青长说, “我休息十分钟,你等一下,我们再继续谈。”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罗青长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脸去泪如泉涌。10分钟过去了,周恩来没有醒来;1个小时过去了,总理仍然没有醒过来。一直到下午一点钟,周恩来苏醒过来,但神志已经不清楚了。

这是周恩来生前进行的最后一次工作交待。罗青长是周恩来弥留之际特意要见的人,表明周总理对他特有的信赖,也表明嘱托之事在总理心中的位置。

1976年元旦一早,周恩来在似醒非醒中仿佛听到广播声,正在播报元旦社论,提到了毛泽东主席发表两首词《重上井冈山》和《鸟儿问答》。他赶紧让赵炜将当天的《人民日报》找来读给他听。

念奴娇·鸟儿问答

毛泽东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

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

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

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

借问君去何方,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

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

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

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当周恩来听到毛泽东诗词中“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时,嘴角抽了抽,绽出几丝笑纹。他虽然疼得额上沁满汗珠,但仍然坚持示意把报纸放在他的枕边。 重病中的周恩来显然十分欣赏这两首词,多次让工作人员念给他听。 当听到工作人员将词中的字音念错时,他马上给予纠正,听到有趣之处,他还会轻微地笑笑,偶尔还会议论几句。

元旦过后,周恩来的病情仍在继续恶化,尽管医务人员进行了全力救治,仍然没有任何效果。病痛中的总理让秘书播放着《国际歌》的唱片,用微弱的声音跟着低声吟唱。1月7日晚上11点,医生们有一次到周恩来病床前治疗,总理从昏迷中醒来,认出了吴阶平医生,对他说, “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们还是去照顾别的生病的同志,那里更需要你们。”

这是周恩来生前所说的最后几句话,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周总理心里还是在想着别人。

1976年1月8日上午9时57分,周恩来总理在与病魔搏斗中耗尽了生命最后一丝精力后,心脏停止了跳动。吴阶平医生宣布了总理的死讯,还没有等吴阶平说完话,突然有人扯着嗓子,大声呼唤:“总理!总理啊!总理!”整个病房里瞬间哭喊声一片,大家压抑许久的感情刹那间全都爆发了。

邓颖超的哭声格外令人心碎。

邓颖超哆嗦着双手摸着周恩来的面颊,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无限哀伤地说:“恩来,你走了……”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邓颖超在周总理遗体前

第一个来到病房的是李先念,紧接着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在京的政治局委员们陆陆续续地来了。

上午10时,毛泽东主席正侧卧在病床上,听工作人员给他念文件。前一晚他几乎彻夜未眠。负责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张耀祠匆匆忙忙走进主席卧室,他带来的是周恩来逝世的噩耗。

毛主席只点点头,一言未发。过了良久,主席目光呆滞地仰视着天花板,语无伦次地喃喃自语:“走了,他也走了。”说罢,不禁失声痛哭,唏嘘不已。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毛泽东和周恩来最后一次合影

朱德元帅一直在生病中,组织上没有告诉他周恩来病重的消息。总理逝世时,大家开始也不敢告诉他。那天下午,他还在接见外宾。回来时,康克清对他说: “总理病情最近又有恶化。” 朱德听了后还不相信,他认为有那么多好大夫治疗,不会恶化得那样快,沉默了一会说道:“不会吧,他的手术做得很成功,怎么会这么快就恶化了呢?”

晚上8点,收音机里播出周恩来逝世的讣告,朱德惊呆了,眼泪马上流了下来。朱老总戎马一生,家里人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掉眼泪, 1974年儿子因病突然去世时,他都没有流一滴眼泪。可是,周总理的逝世,却让朱老总再也无法抑制自己万分悲痛的情绪。

朱德一边流泪一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你们知道总理的革命历史吗?” 大家都说有所了解,但朱老总似乎并没有专注听旁人说什么,自顾自讲起周恩来的革命历史来,在家人的劝说下停下来后,仍不时自言自语:“你们知道总理的革命历史吗?”

10日下午3点40分,90岁高龄的朱老总冒着严寒走到北京医院,一路上仍是落泪不止。老帅一下车,就急急忙忙地朝着停放周总理遗体的房间走去,走到周恩来身边,老人家已是老泪纵横。

他鞠罢躬,又挺直身躯,缓缓地抬起颤抖的右臂,庄严地向周恩来行了一个军礼。

1月15日,当朱老总想前去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时,两腿却软得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他难过得直摇头叹气:“唉,去不成了,这怎么对得起恩来?”

周总理最后遗言仍系他人,逝世后邓颖超轻轻一吻,毛主席失声痛哭

朱德慰问邓颖超

周总理逝世后的一段时间里,邓大姐每天送一个鲜花花圈。当时北京是没有鲜花的,得从广州运来。邓大姐自己掏钱,广州不让付钱,邓大姐坚持要给。邓大姐说,“这是用我的工资,最后我花在恩来同志身上的,我应该这么做。”

关于如何处理周总理的后事,邓颖超向中央提出了总理的遗愿:不开追悼会,不保留骨灰。李先念第一个提出反对,表示不开追悼会无法向国人交待。领导人讨论的结果,不仅追悼会要开,遗体告别也要搞。

最后,周总理的骨灰,撒在了祖国大地之上。